一只废犬

一只废狗。
垃圾回收站。

废料3

(2) “二十秒?”巴恩斯按下手中的计时器,“勉强及格。”

 “但是,还不够快。史蒂夫,按照四倍力血清的效果来看你应该在十五秒之内跑完全程。” 

“你是想让我和一颗爆炸的炸弹赛跑吗?”罗杰斯两手撑住膝盖喘气,即使有四倍血清的作用,一个上午的高强度训练也让他累得够呛。

 “如果有必要的话。”巴恩斯把水壶递给他,“在战场上,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在和死神赛跑。”

 “去年我去法国执行任务的时候,差一点就被从天而降的炸弹炸死,我刚挪了位置狙击,之前趴的地方就被炸弹轰平了。” 

罗杰斯一边喝着水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巴恩斯。如此残酷的事情,他却能面不改色地用最平淡的语气说出,就好像一个局外人一样。这不禁让他猜想巴恩斯背后的故事,这个少年究竟是经历了些什么才能变得如此地沉着冷漠,冷漠得令人心疼。

 “怎么了?”巴恩斯注意到罗杰斯的目光,转头疑惑地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不.....”罗杰斯慌张地把头侧到一旁,“我只是,只是在想事情。”

 “在想和我相关的?”巴恩斯发出一声轻笑,让罗杰斯更加无措。“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我会被派来当你的教官——明明我比你还要小上两岁。” 

“我在想你为什么能变得如此……厉害……厉害得根本不像是你这个年纪的少年。”

 “我从11岁开始就在英国接受训练,和SAS部队一起。我在那里度过了彻底改变我人生的五年时光。”

 “11岁?这也——”太不可思议了。罗杰斯感到震惊,他从没听说过有谁11岁就进入军营的。 

“我是被军队收养的孤儿。”巴恩斯皱了皱眉,似乎想起了什么痛苦的回忆。“我父母死在法西斯的枪口下。” 

罗杰斯沉默了。 他不该问的。 无知的他将巴恩斯内心深处的伤口撕裂开来,让他又一次地变得鲜血淋漓。你真是个蠢货。他在心里怒骂自己。

 “你不必自责。”巴恩斯的晃神只持续了短短几秒,他伸出手握拳轻锤在罗杰斯胸口,“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早就不记得了。” 

“其实我们俩挺像的不是么?你的父母也早就过世了。” “我……” 

“嘿,救世主,打起精神来,下午还有训练呢!”巴恩斯这么一提罗杰斯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下午还有炼狱一般的魔鬼训练等着他,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

 “干嘛那么垂头丧气的?”巴恩斯看到变得可怜巴巴像条大型金毛犬的罗杰斯,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啦好啦,别害怕,大个子,我懂分寸的。”

 “巴恩斯教官从来不会拿学员的性命开玩笑。”

 “啊?”

 这时中士远远地叫巴恩斯的名字,说是将军找他有事。

 “那下午见啦史蒂夫。”巴恩斯冲他摆摆手。“记得中午多吃点补充体力。”

 罗杰斯觉得微微燃起的希望之火又熄灭了。 

巴恩斯走了几步之后又折回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锡纸包着的小块。“差点忘了给你了。” 

“这是——”

 “这是给你的奖励。”巴恩斯踮起脚尖和罗杰斯咬起了耳朵。

 “巴恩斯——” 中士在远处喊道。

 “来啦来啦。”巴恩斯戴好自己的军帽才转身离开。

 罗杰斯打开折好的锡纸,一块黑巧克力静静地躺在银色的锡纸中间。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