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废犬

一只废狗。
垃圾回收站。

老实人与骗子

人生路上遇艰险.....后半句您随便填句漂亮话吧。——《洛基启示录》


 勇者齐格飞出发在黎明,在玛尼和苏尔交接的那一瞬间,月光还未完全隐没在晨曦之中,他骑着自己的爱马踏上旅途。这次的任务是前往铁木森林去斩杀一头穷凶极恶的怪物。传说它所到之处,新婚的妻子将失去她的丈夫,年轻的夫妇将失去他们的独子。就算是最好的猎手也无法伤它一分一毫。

 “就算是最好的剑也无法砍断那怪物的头,”说故事的人侃侃而谈,好似他曾经目睹一名勇者是如何举起剑向那怪物的头上砍去,那把剑又是如何折断,那名有勇无谋的可怜人又是如何被魔物撕成碎片的惨状。 

“呵。”一旁的年轻人发出一声轻蔑的笑声,他的面容隐于宽大的兜帽之下看不真切,但他的狂妄却从口气中可以略知一二。

 “就算是斩断了恶龙法芙娜的剑也无法?”突然被点名的齐格飞浑身一震,右手下意识按上腰侧的配剑。

“...”对面被噎了一下,随即借着酒劲又吼了起来,“如若是齐格飞大人自然是另当别论,然而那位大人又如何肯为了荒芜之地的魔物拔出他的剑呢?”

 “这点你大可不必担心,”年轻人慵懒的声音又传进齐格飞的耳朵里,让他有些坐立不安。

“勇者齐格飞向来以乐于助人闻名,更不用说此等为民除害的大事。现下他正在这间酒馆之中,你们不妨亲自问他。”说完,年轻人站起身来,径直走到齐格飞面前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抬头的时候齐格飞望见了他宝石绿的双眸,其中闪烁着狐狸一般的狡黠。 

“鄙人是多么荣幸,竟能二度见到大人的尊容。”

这便是所有一切的开头。


 “大人在首都呆得厌倦了偶尔到边境来散下心也是不错。”年轻人与齐格飞一路同行,宣称要亲眼见证勇者齐格飞斩下那魔物的头颅的时刻。

“至于鄙人,先前已经说过,在首都曾经与大人有过一面之缘。现在暂时做个旅人,四处漂泊寻找趣事。” 

“名字?”当齐格飞问起的时候年轻人微微一愣,接着又咧开嘴角露出笑容,“身为勇者大人您应该清楚真名的力量,所以请饶恕我无法告知真名,哦,对,在这短暂的旅程中您可以称呼鄙人为芬尼。”

齐格飞皱眉,真名的魔力他早已见识过,他自身也是因为真名被人知晓而被下了诅咒,直至今日仍然无法解除。眼前的年轻人气质非凡,谈吐之间都透着一股令人生畏的气息,想来也并不是什么普通人。不透露真名一定也有他的苦衷。不过令齐格飞感到烦恼的是,从刚才开始,年轻人就一直将他玩弄于股掌之中,他隐隐约约地意识到这一切似乎是年轻人一早设下的局,但他却无法挣脱。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