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废犬

一只废狗。
垃圾回收站。

玩游戏玩到疯魔的我....居然想出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私设冬哥性转
职阶...应该是assassin吧..(无视职阶克制的assassin)
对复仇者美国队长alter(黑化版辣鸡蛇盾)有特攻,可无视他的无敌状态发动攻击,有即死效果
但是遇到盾兵美国队长即死概率会大大降低
与绿拐洛基合作可以获得额外加成

响应土土来个科普

出任务的时候边跑边往嘴里塞什么的...
爱吃甜食的詹宝宝果然最可爱了!!!

吧唧不爽猫:

松饼,英文Waffle,是质地比较干的,很多小方格的。


可以配冰淇淋吃。



——————————————————————————————


薄烤饼,英文Pancakes,顾名思义更加薄一些,质地软糯,一般就是搭配水果啊,巧克力酱蜂蜜,鲜奶油,糖浆等。




而你们詹宝,喜欢的就是Pancakes。詹宝和Pancakes的梗,充斥互联网。随手一搜……













附上上次384受采访时问松饼还是烤饼的截图,以及吧唧喜欢烤饼的漫画出处——



 @Redland红土 

切记远离变种人。——彼得帕克的日记本扉页题言

彼得帕克从下水道爬出来,浑身湿透,散发着下水道臭味的制服整个黏在他身上。希望蜘蛛不会得皮肤炎,他暗自祈祷到。当然当务之急还是赶快回到他的公寓脱掉这一身累赘然后洗一个热乎乎的热水澡。
然而他推开门,发现唯一的一个浴室门锁紧闭,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时,他就知道这个念想成了一个奢望——至少在半小时之内是不可能的。“哦,拜托,哥们,”他一屁股坐到浴室门口,“耶稣在上随便什么时候都好,你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点洗澡?现在才五点不到,你是打算洗干净了当晚饭吗?”
“如果我是你,”浴室里传来罗根的怒吼,“就不会坐在门口,隔着门板我都能嗅到你身上的臭味,你他妈就不能去你的房间老老实实地待着吗?你这只脏兮兮的虫子——”
“嘿放尊重点!蜘蛛可不是昆虫你这个肮脏的大人!你整个人就像一个移动的垃圾桶一样,我可不管外面那些阿姨怎么说你,你散发的荷尔蒙只能引来苍蝇!”


 OK,OK,我知道你们想问我什么,那就是这个世界上第一英俊潇洒善良可爱,你们的好邻居蜘蛛侠为什么会和这个肮脏的男人住在一起。哦不,我身上是被蜥蜴博士弄的,只要去泡一个澡就会变回那个干干净净的小蜘蛛。现在我要向你们介绍一下我目前的同居室友,罗根,AKA金刚狼,金脏狼。事实上我认为他洗不洗澡都没差,因为他住在垃圾桶里。哦,至于我和他住在一起的原因嘛,你懂得,永远都是神盾局的安排。不,我恨死尼克弗瑞了,因为他的决定,我恨透他了。


 “直截了当地说吧。”尼克弗瑞用他的独眼盯着帕克,让他一瞬间挺直了背。“我认为与金刚狼继续同居这个任务我完成的可能性为零。”
“......”
“弗瑞你不能这么对我!”彼得帕克声泪俱下,“你不能——你不能就这么抛弃我,把我扔给一个肮脏的大人。先不说他自己的形象和生活有多糟糕,他甚至还喊我脏兮兮的虫子!臭虫!我发誓每天都会把自己打理地干干净净地有时候还会喷梅婶婶的香水!而且蜘蛛才不是昆虫!”
“小子你想被扔下神盾母舰吗?”一旁的罗根看上去随时都要爆发。
“哦,上帝,如果被你揍一顿能换来永远不和你再见的话,我是很乐意挨着一顿打的,我保证不还手。”彼得帕克接着说道:“把这家伙扔到新星家里去吧没准他们俩还能合伙翻个垃圾桶招待火箭浣熊什么的。”
“咳,”意识到如果蜘蛛侠再讲下去可能要得罪一整个银河系的超级英雄,尼克弗瑞终于开口解决这场纷争。
“这次任务结束之后你们就不必.....我保证。”他把文件推到蜘蛛侠和金刚狼面前。
“好的,我保证完成任务。”彼得帕克一把抓过文件飞奔出去。尼克弗瑞叹了一口气,对罗根无奈地说道:“孩子们永远是这样。”“这就是我讨厌他们的原因。”罗根翻了个白眼,“臭小鬼。”“你也一向很惹孩子们讨厌。”尼克弗瑞在他身后说,“上次巴基也说你是‘肮脏的大人。’”“让死小鬼们都见鬼去吧!”

老实人与骗子

人生路上遇艰险.....后半句您随便填句漂亮话吧。——《洛基启示录》


 勇者齐格飞出发在黎明,在玛尼和苏尔交接的那一瞬间,月光还未完全隐没在晨曦之中,他骑着自己的爱马踏上旅途。这次的任务是前往铁木森林去斩杀一头穷凶极恶的怪物。传说它所到之处,新婚的妻子将失去她的丈夫,年轻的夫妇将失去他们的独子。就算是最好的猎手也无法伤它一分一毫。

 “就算是最好的剑也无法砍断那怪物的头,”说故事的人侃侃而谈,好似他曾经目睹一名勇者是如何举起剑向那怪物的头上砍去,那把剑又是如何折断,那名有勇无谋的可怜人又是如何被魔物撕成碎片的惨状。 

“呵。”一旁的年轻人发出一声轻蔑的笑声,他的面容隐于宽大的兜帽之下看不真切,但他的狂妄却从口气中可以略知一二。

 “就算是斩断了恶龙法芙娜的剑也无法?”突然被点名的齐格飞浑身一震,右手下意识按上腰侧的配剑。

“...”对面被噎了一下,随即借着酒劲又吼了起来,“如若是齐格飞大人自然是另当别论,然而那位大人又如何肯为了荒芜之地的魔物拔出他的剑呢?”

 “这点你大可不必担心,”年轻人慵懒的声音又传进齐格飞的耳朵里,让他有些坐立不安。

“勇者齐格飞向来以乐于助人闻名,更不用说此等为民除害的大事。现下他正在这间酒馆之中,你们不妨亲自问他。”说完,年轻人站起身来,径直走到齐格飞面前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抬头的时候齐格飞望见了他宝石绿的双眸,其中闪烁着狐狸一般的狡黠。 

“鄙人是多么荣幸,竟能二度见到大人的尊容。”

这便是所有一切的开头。


 “大人在首都呆得厌倦了偶尔到边境来散下心也是不错。”年轻人与齐格飞一路同行,宣称要亲眼见证勇者齐格飞斩下那魔物的头颅的时刻。

“至于鄙人,先前已经说过,在首都曾经与大人有过一面之缘。现在暂时做个旅人,四处漂泊寻找趣事。” 

“名字?”当齐格飞问起的时候年轻人微微一愣,接着又咧开嘴角露出笑容,“身为勇者大人您应该清楚真名的力量,所以请饶恕我无法告知真名,哦,对,在这短暂的旅程中您可以称呼鄙人为芬尼。”

齐格飞皱眉,真名的魔力他早已见识过,他自身也是因为真名被人知晓而被下了诅咒,直至今日仍然无法解除。眼前的年轻人气质非凡,谈吐之间都透着一股令人生畏的气息,想来也并不是什么普通人。不透露真名一定也有他的苦衷。不过令齐格飞感到烦恼的是,从刚才开始,年轻人就一直将他玩弄于股掌之中,他隐隐约约地意识到这一切似乎是年轻人一早设下的局,但他却无法挣脱。

出本占tag致歉

图上这些
打包带走送周边和小料本
有意私戳我

走闲鱼

我怀疑这游戏根本没有八连双晶!我打的都是魔偶!!!
打了一天出了两个我也真是非常绝望了
小太阳灵基再临遥遥无期ಥ_ಥ
还好有圆桌给我补血
岳父真是太厉害了四十级平砍出奇迹_(:з」∠)_不愧是圆桌最强骑士
以及,海军服真是———躺平(/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这霸道神君和傲娇的套路hhhhh

某某A:

【让我吐个槽】【虽然以前就看过,但是依旧忍不住吐槽】

Tony:你他妈的你以为自己是谁??

Doom:我大概是你最好的朋友

【Steve:……………………】

Tony:你有病,彻底没救了,你被那个金属头盔磕坏了脑子,我们不是朋友!!!!

Doom:根据定义来说,我们是的。

Tony:不,不是,因为我恨你!!

Doom:不,你不恨我。

【是的,他不恨你,反而还挺喜欢你的——脸】

——————————————

Tony:你破坏不了它,也不能瞬移,你被彻底困住了,你是我的了

【恩………………………………望天】

Tony:我要你告诉我你为什么缠着我,为什么,为什么你突然决定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为什么?为什么是我。

【………………因为爱】

【等等,这个句式像不像那些个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小言里,女主声嘶力竭的说,你为什么会喜欢我,为什么喜欢的是我,为什么?为什么是我!】



摸了个老兰
我画出来却变成了少兰ಥ_ಥ

想吃兰剑带熊孩子加哈拉德莫德雷德和乖孩子玛修和圆桌骑士吵吵闹闹的日常(;´༎ຶД༎ຶ`)沉迷圆桌骑士团无法自拔
他们那么好!

和王站在一起,兰斯洛特露出了少女般纯情又羞涩的笑容。



看到这张卡面的第一想法